案山子の願望
月下奔逃
「人類は本日も絶賛衰退中」
📖🎤✒️🌸🍃🦁️
什麼都刷謹慎關注

終焉ノ夢

前篇

08.あの夏に咲け
结果不出我所料,镜果然因为我与小南学姐走的太近的事开始更加频繁的找我的茬。
——不如说,之前被小南撞到的那次,也是由于我在学姐的事上与她发生争执后的结果。

升入三年级后有一部分人开始渴望脱离集体单独行动,也有不少人为之前的集体行为感到羞耻。她们面对我时与其说是愧疚,不如说我的存在就是愚蠢过去的证明。不像躲开脏东西一般躲避我的人渐渐增多,也有自诩不输给芹泽能成为意见领袖的女孩子摆出救世主的态度亲切的与我交谈。我礼貌的把自己摆在普通同学的位置,拒绝了一切更进一步的交流。
因为不是很好笑吗。我想起那些突然友善起来的普通同学们抑制不住自己的嘴角。
觉得自己做了可笑的事,便来受害者这里寻求原谅想要借此抹消掉愚蠢的过去。并没有道歉的打算,也不觉得自己有罪,只是用亲切和蔼的外壳覆盖住曾经的缺口——这么想被人说“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能接受”的话回到妈妈怀里去撒娇好吗。

彼时的我学会了掩藏情绪,不管听见什么先笑一笑。发表意见时不点头也不摇头,学会在任何一方找到自己舒服的位置。不和不认可的人对视,却学会了察言观色;腹诽时绵里藏针,却很少真正开口讲话。
宛如死掉了一次。
活过来时的我也缺少了很多东西,比如相信他人的能力、比如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比如爱和接受爱的能力。
杀害了别人还想要获得幸福,在想什么的这群人。我弯起嘴角。

镜说我这时候看人的眼神就像有小刀一样,一脸温和,眼睛却没有笑。偶尔有迟钝的家伙凑上来她都会暗自替对方捏一把汗,我就像时刻准备杀了别人然后去死一样。
我不知道她们那个神秘组织对她提出了怎样的要求,但从她拿掉石膏后也没来找过我的麻烦这点能够看出“上面的”的人对这个集体的现状还算满意。我顺手把绝对不会再看一遍的《他人事》丢进课桌深处。

第二学期一开始身边人有了全新的话题,我由衷的感谢这位屈尊转学过来的东京转校生。
穗积南光是转校生这点就足够吸引眼球了,偏偏她还非常可爱。就连去超市都会有过分开朗的女高中生叽叽喳喳的对着明里的校服大叫“有个特别可爱的转校生的女中!”。我最初着实假惺惺的担心过这位过分可爱的学姐该如何面对乡下人的无理取闹,亲眼目睹后意识到她能被友好对待的原因实在是一目了然。

不过在这之前镜与我久违的有一次短暂的交流,我私下猜测那是她对穗积学姐抱有敌意的开端。
前一年扭伤的脚在梅雨季节时隐痛了很久,去了医院复查医生也只是说是正常现象,也许第三年就完全恢复了,并且建议我多补钙。跟老师反映了这个情况后对方允许我在体育课上自由活动。得到这个赦免令的我起初还在操场旁乖乖找地方看书,后来嫌那群亲切的女孩子们太烦,就肆无忌惮到连接高中、初中部的连廊那边,集合时间再回去。这对之前的我来说是不可能的,光是为并不是连续疼痛的脚请假在之前的我看来已经是格外不合规的。那时我对规则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执着,而现在却觉得什么都可以轻易破坏掉。
我坐在矮围墙上靠着石柱入神的一页页翻动着书页,从后方传了轻轻地拍手声。虽然我吓了一跳但并没有表现出来,手指夹着书回头看过去——是我不熟悉但又觉得似乎见过面的人。
我站起身迟疑着欠身,说了句学姐好。对方爽朗的笑了笑:“哇不用这样,学妹你好。”
这个人和镜有点像,我看着对方的眼睛这样想,然后又迅速移开了目光。
“哇你在紧张吗,真可爱。我看你看书很快的样子忍不住就拍手了。这书叫什么名字?啊不方便说也没关系的——你叫什么?”
对方一只手扶住我的肩膀,一只手把我鬓角的头发理顺,随后低下身子对上我移开的双眼——她和镜一样瞳色很浅,皮肤很白,短短的栗色头发松松软软的别在耳后,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性别模糊的美少年——与镜的清爽不同,这个人看起来格外厚重。我有点反感的退后一小步,她就像察觉的不到似的继续踩雷:“哇你也很高嘛。最近体检是多高?我的话是172哦,可能还会再长呢。啊哈哈真要命。”
我低着头推开了对方,头也不回跑回操场那边了。

结果下周同一时间又遇到了这个高中部的学姐,我气绝,想着这次把话说完希望她下次不要再卡着时间来烦我了。如实告诉她我的名字、身高、这周和上周看的书的名字。
“诶,你也喜欢看推理解谜?我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也是,下次介绍给你们认识吧。”
“不……不用……”我边摇头边摆手
“说起来啊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叫什么?萩原友树,我的名字。萩原就是萩原朔太郎的萩原,友人的友,树木的树。很好记吧。小~结~”
这个叫法是怎么回事!我马上想起了那个身高直逼这位学姐的怪力短马尾。
我略微一愣神,这一点也被萩原学姐尽收眼底。她收回招牌似的笑容,朝我凑近一步,低头在我耳边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我别开了脸,随后听见了清脆的小跑声。

那是我的记忆中第一次见到传说中超级可爱的东京转校生。
我眼看着留着微卷中长发的女孩子迟疑的在连廊尽头停下了脚步,在我身边的萩原学姐点头后她轻巧的走过来。我看着对方的惹人怜爱的五官呆住了,直到对方在我对面微微欠身我才急忙跟着低头,磕磕绊绊的连“学姐好”这几个字都没有说清。
对面传来亲切的轻笑声,嗔怪着萩原学姐又在欺负初中部学妹。后者亲昵的摸摸她的头,感情友好的谈笑着。
确实是,超级可爱啊。我在心中感叹。而且真的是一眼就能看出她是那个“传说中转校生”
的程度。
发型、谈吐、举止,连大腿露出来的程度都刚刚好。见我盯着她看,对方有点害羞的低下头看了一眼萩原。
就好像在为能不能和我说话这件事征求萩原的意见一样。
我那时只觉得是对方怕生,为自己擅自盯住对方不放这点羞愧的脚趾都缩了起来。局促不安的左右看看,想要像上次一样逃走。
萩原看出我的意图在迈出第一步之前抓住了我的手,我睁大眼睛正好对上那个不知道名字的转校生的双眼,对方眼中流露出一丝兴味索然。

在我还在揣摩那个眼神的深意时,久违的听见那人大声的叫着我的名字:

“浅井结!”
我屏住了呼吸,忍住了想要马上回头的冲动。
几秒后另一只手被紧紧握住,我抽出自己的右手未果,条件反射一般想要抽出被镜握住的手来分开学姐。感受到我动作的镜立刻把我的手用力向下一扯,我发出吃痛的声音,抬头时正撞上镜冷峻的侧脸。

她充满敌意的看着对面两人,目光在两人的脸和我被拉住的手腕上游走。
没有人说话,直到散发出敌意的镜自己打破沉默。
“……之前我们说好了对吧。”
“这种程度当然不算吧,只是偶然碰到了。是不是,小~结~”
我冷嗖嗖的打了个寒颤。
“算了。”任性学姐松开手“不过你什么都不做,就别怪被别人抢先啊。”
萩原露出她的招牌笑容深深的看了一眼芹泽,然后又目光一低笑容可掬的看着我。
“那我们下次再聊,小结。”

萩原摆摆手,一副不打算等到回应的样子转了身。小小一只的可爱转校生对着僵硬的我和镜鞠躬,我也回给对方一个,站直后被镜狠狠瞪了一眼。
那个眼神的镜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当下决定什么都别问到她主动松开我的手为止。
“啊啊等等,我的书。” 走出几步后我停下。
镜没好气的拉着我先我一步抄起《恶之教典》。
“这什么书这么厚!”她低吼。 我没敢提醒她这只是上册的事。

“所以那天那个芹泽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啊。”小南和我来咖啡店商讨暑假怎么过的事,不知不觉聊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啊……”不用看小南也知道我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
“……一阵乱叫,让我不要乱跑……问我究竟还记不记得被人当眼中钉时候的事。真是唯独不想被她说的话NO.1……”
小南发出清脆的笑声。
“……不过,也确实说了让我不要擅自和高中部的——尤其是你们俩接触。我觉得应该是她自己PTSD吧……毕竟后来她和原来一起玩的高年级关系变差……”
“啊哈哈,我还好啦。我没什么攻击性嘛。不过,”小南露出寂寞的表情,她不是真的感到寂寞,只是仿佛看向很远的地方“你还是离萩原远一点比较好哦。”
“诶?”但是学姐自己却……
“我的情况不太一样……我们是互利的关系,所以还好……吧”她轻声喃喃
“但是你没有想从萩原身上得到什么吧。那你就不要和她接触,她那个人……可能因为什么都有了,想要所有没见过的、特别的东西。我建议你,不要对她掉以轻心。”
小南表情严肃的看着我。我第一次看见她甜美的脸上露出那样的表情。

“嘛不说了。”小南一拍手“我看看……我们先去看电影、吃饭、回来换衣服、然后去烟火大会?这样可以吗?”
我咬着吸管喝了一大口,欢快的点点头。

升上高中部后我和镜没有分到同一个班级。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松了一口气还是略感遗憾。
在任何地方高中都并不意味着一个新开始。我深知这一点,不抱任何希望也就不会失望的平和的接受一切。
新的班主任是个年轻的新晋教师,见我独来独往便热情的建议我去参加社团。我回绝几次后对回绝本身感到了厌烦,顺手填了合唱部。
没想到在那里遇到了芹泽不想让我见的人——穗积南。

穗积学姐在社团依旧是宠儿,我站和初中时差不多的位置,因为会受到领唱穗积学姐和旁边低声部的两种干扰,记曲调记得格外认真。休息时间悄悄发出细小的声音练习时,会撞上她小鹿一般的眼神。我自觉干扰到他人,默默闭了嘴。
不过——她是真的很可爱。虽然周围都不乏嫉妒泛酸的挑刺声音,但更多的是一种心服口服的无可奈何——毕竟她真的很可爱,我们完全比不上人家,根本就没有可比性,从生下来就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像她这种女孩子,生下来就只有挑选别人的份吧。后排高二学姐轻声对旁边的女孩子说道。
是吗,我想起她看向萩原学姐的那个试探的眼神。

我虽然不会搭话,但是身处的位置能清晰地听见她和别人的聊天内容。确实正如萩原学姐所说,她的阅读品味与她的外表完全不搭,尽是些包含猎奇情节的解谜推理。如果有机会说话的话,我们也许真的聊得来。但我怎么可能有资格和她说话呢。
当时的我的认知是:和我接触的人会被我拉低风评、一起被排挤;而被谁拯救这种情况又会变成不对等的关系。我拒绝这两种情况,自然也交不到朋友。
即便如此心里也想着,绝对不要让穗积学姐知道我的“那些事”,绝对不要让她看到我被欺凌的场面。

实际上高中后连镜都忘记了“要欺负我”这件事,原先不过是扯着我出去找个避人耳目的地方说上几句话——看上去过得去就可以了。在我加入社团前那一个多月连这些都没有了,毕竟不和我同班,那班又有佐藤的样子。
对,她和佐藤又和好了。我看到过几次她们一前一后走在一起,佐藤也似乎不像初中时那样大小姐脾气。镜也整个人稳重下来,除了没以前那么爱闹爱笑外倒是也像从前那样是个过分帅气的女高中生。

我加入合唱部后刚过去两周,初中时坐我后排的小岛美纪午休时间突然一脸神神秘秘的到我耳朵边跟我低语:“有人找你。”
哈?我抓抓耳朵后的头发迟疑着起身,怀疑是什么新型恶作剧,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小岛同学那张写着有八卦可聊的脸,皱了皱眉。
是镜。
就像那天在音乐教室门口等我一样靠在门对面的窗户旁,不同的是她这次双手插着裙子口袋。
……我真希望她能改掉这个习惯。
我四下看了看,不得不确定只能是眼前这个人了。磨磨蹭蹭的酝酿好语言,就被她手臂一挥半推半揽着向楼上走去。
?干嘛?天台?
我抬头看着熟悉的脸,动了动嘴唇,看着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她松开我,回手带上天台的门。冲着我抬了抬下巴:
“问你几个事。”
……我好火大。
我眨眨眼表示我在听,她想了想,还是拉我到远处椅子上坐下。
“那我问了。你又重新加入合唱部了?”
我点点头。
“……为什么”
“……班主任很烦。”
“……那是够烦的……那个看起来轻飘飘的矮个学姐,有跟你说什么吗?”
啊?我不解的看向镜。
“是我在问问题,说话。”镜不耐烦的翘起长腿。
我撇撇嘴“穗积学姐的话,她没和我说过话。”
“少来,初中时我还撞到过你们在……”
“那时候我们也没有说过话,那时候是萩原学姐一直在找我麻烦。”我加倍不耐烦的打断她。

镜腾的站了起来,吓得我一抖。
“……那时候不是你和穗积在一起,然后那个自恋狂过来找她吗?”她站到我对面蹲下身抬头看我,双手自然而然的扶着我的肩膀。我被突如其来的目光看得眼神闪烁。
“……不是,是萩原学姐在跟我说话,穗积学姐之后过来的。”
“她说了什么。”
“……说”我稍微想了一下“说我和穗积学姐应该聊得来介绍给我们认识之类的吧。”
“真的吗。”镜直视着我
“……不然还能是什么啊”我有点莫名其妙的推开她。
“她都做了什么。”镜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有一点沙哑。
“还能做什么……跟你刚才做的差不多。”我没好气的说。

然后很长时间没有下文。
“那我回去了。”我踩着地面站起身,又被芹泽推到椅子上仰头看着她。
“你答应我两件事。”
“说。”
“不要和萩原有过多接触。”
“我没这个机会。”
“退出合唱部。”
“不可能。”
“那你保证别和穗积成为朋友。”
“这个我也保证不了。”
“她那个人很麻烦的!”
“她有麻烦过你吗!”
“有啊!”
没讲几句话我们两人都拔高了音量。
“她能有什么地方麻烦到你,倒是你没准看对方不顺眼欺负过人家吧。”我反唇相讥。
“啊,是吗。你眼里我就是那种人对吗。我拜托你看人不要那么天真好不好。你就不能听我的话几次吗。”
“我可能没和你说过”我用力将钳制住我的镜推远一点“我、最、讨、厌、有人要我听话了。”

我们两人保持那个姿势对视了一分钟左右。镜率先移开了目光。
“那之后发生什么可就不知道了。”
“本来就谁都不知道。”
“你比以前能说了。”
我从鼻子里哼出声音“托你的福。”
我心想事到如今我还怕你吗。快步走向天台大门,一拉门看见佐藤有些发愣的站在眼前。

“你跟上来干嘛。”身后传来女低音。
“……我以为……我们不是说好的” 又来一个说好的。我自顾自的往下走。
“我可没说好……回来!”身后有人扯住了我的头发。
这个……混蛋!我……
“你头发留这么长扎这么显眼一扯就扯住了就不能剪剪吗。”恶霸如是说。
我当然每年都有剪,可这关你什么事。我拉住自己的头发后退两步。
“你回去就和别人说被我欺负了。”
和谁说,我转身看着镜。碰到佐藤的目光时我笑了一下,这个连我自己都不懂意欲何为的笑容让对方动摇的拉住了镜的手。
镜向后瞥了一眼,佐藤把手缓缓垂下。

“你走吧。”她笑着用手指隔着刘海弹了一下我的脑门,一下子让人觉得和方才低吼的不是同一个人。
我后退一步转身跑下楼梯,还传来“你给我慢点!”的训斥声。

纤细的手臂在我眼前晃了晃,眼前是穿着浅蓝色水波纹浴衣的超级可爱的小南学姐。
“久等了?”
诶,我看着盘起卷发露出漂亮下颌和脖颈线条的小南,一时间忘记了呼吸。
“啊,有想起来一点?我以为你完全不记得了呢。好失败啊。”
诶?
“真不记得了吗!好,提示,去年的烟火大会,公园附近。”
啊!
我这才想起一年前的那件事。
我和芹泽原本约好初三那年的暑假一起去烟火大会,结果前一年发生了那样的事,这件事自然告吹。
话虽如此我那天依然跟家里说有人约我出去,想着避开人群,一个人走向芹泽带我去的海边。
我坐在亭子里远远看着烟花在远处炸开,落下,迅速消失。泪水流了满脸。
芹泽的很多事我都不了解,没见过她的父母,没打通过她家的电话,最重要的是不知道要怎么和她和好。
我在那里决定要放弃一些东西。
回去的那条路上几乎只有我一个人,我心里有些没底的快步抄近道往家赶。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听见有女孩子被纠缠的声音。
我远远看见有三个高中男生围着一个穿水色浴衣的女孩子,对方一眼看到我,张了张嘴,对着我喊了一句“请救救我。”
我停住脚步。
大约思考了两秒,我胡乱喊了个名字:“みつき,爸爸在那边等你呢,还不快点过去。”
然后在怀疑的目光下,我冲进三人中间,把她拉了出来。

我们一起手牵着手跑了起来。

咖啡店附近的十字路口还光火通明,人头攒动。我低头看向水色和服姑娘,她抓住我的手拼命的表达感谢,我尴尬的不知道要怎么回应。
我只好问:“要送你回家吗?”
“不,不用了。我给家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好。”
“……没,没什么的。”毕竟没人会拒绝这种请求吧,我想。

“其实之前有一对情侣路过哦。”小南把咬过的苹果糖递到我眼前,我低头咬了一口听她继续回忆。
“结果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吗?说你们四个好好玩哦。”
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开始搜刮自己贫瘠的脏话词汇。
“就是这样的,女孩子被男人强迫做了什么的话就只有接受的份。‘那个不是骚扰哦,那个是正常交往哦,祝你们幸福’啧”小南砸了一下嘴。
我开始无端怀疑起苹果糖里是否含有酒精成分。

“你叫什么名字,是那个很有名的女中的吗?我一定和我家人一起去感谢……”
“不不不”一提起学校我头皮都要炸开“不用这样,我会觉得很困扰的。你没事就好,真的。”
“啊……抱歉。你很认生吧,这么认生还出手帮我,真的太谢谢你了。”
“……”

“说实话你那个时候有点吓到我了,结果我就转头把这件事给忘了。”我在捞金鱼的队伍末尾站好。
“哈哈哈我当时真是吓坏了,而且你也是个女孩子。搞不好会把你也扯进来。真是的……”
那群人渣。她说。
“不过面对那种人感觉越怕对面越起劲,还是不要那么怕比较好。”
“我懂啦,不过我受到的可不是这样硬核的教育。我看你啊和芹泽还真是一对好朋友。”
“我哪有。”我选择性无视了那个名字。

镜前前后后和我闹了整个第一学期,我完全没机会提烟花大会的事。正好小南这边也说想去,我以为她是想体验一下乡下烟花大会的氛围,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往事。
“你真的没认出来吗。我可是第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太黑了那天……”我确实不擅长记人长相“什么时候,连廊那次吗?”
“是之前……在芹泽的……啊”她不说话了。

我顺着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见芹泽在射击的摊位瞄准特等奖的气球。她没穿浴衣,看上去像是随便抓了件长裤T恤就出了门,她身旁的佐藤拿着刨冰倒是一副精心打扮过的样子。
我看着佐藤挖起一勺举给镜,镜心不在焉的用嘴接过。下一秒稳稳打中了特等奖的红色气球,在她四处张望前我收回了目光。

刚才小南学姐说芹泽什么来着。我正要问,声音却被烟花绽放的声音完全盖住。
我无厘头的想起《宵山万华镜》里的金鱼浴衣的小女孩,消失的、又在其他地方出现的金鱼们。
捞金鱼的队伍因为烟花一阵混乱,我被挤到最前面。摊位的老板忙着抬头看,伸手递给我一把金鱼网。
我迟疑着接过,笨拙的分给小南几个。接着手中的如数被人夺走。
又是恶霸少女。

我被拉着浴衣后的带子挪到左边,手上欺负人嘴上也不闲着,老太婆一样念叨着“你怎么穿这么麻烦的衣服出门”。
我好恨我贫瘠的脏话词汇。

镜挤在我和小南中间,右手拿着渔网,左手拿着透明的袋子。很快的捞起两只丢进袋子里,让老板包装好后递给我
“喏,金鱼小姐。”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浴衣上的花纹,不确定对方是否记得那本她说没怎么看懂的书。
“喂,你这就走吗”是小南学姐叫住了站起身的镜“你身后可是有个姑娘等着呢。”
“啧。”这次轮到恶霸咂嘴。
佐藤怯生生的接过镜塞到她手里的袋子,对着小南学姐欠了欠身跟着一起离开。
小南冷不防地问了我一个相当坏心眼的问题:
“结,我和芹泽同学,你更喜欢谁?”
诶?
“你脑子进水了吗。”镜瞪着学姐。
“诶我觉得是女孩子们经常会问的问题啊。”小南晃了晃手中的金鱼们。
“那不然我换种问法吧,结你对我的喜欢和对镜的喜欢,是一样的吗。”
嗯,我点点头。
“那,你更喜欢谁?我,还是芹泽同学?”
“我……”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别问了,肯定是你可以了吧。”镜对着地面说道。
“连这种程度的答案都不敢听。”小南露出由衷的笑容“你也真是……”
“那我问你好了,未鸟。你呢,你对我和芹泽的喜欢不一样吧。”

“嗯,不一样。”佐藤同学堂堂正正的说

我不懂她们在打什么太极,茫然的看向镜。后者的脸色非常难看,态度激烈的对着小南叫道“你别逼她!”
“你想错了!我不是为了结才这么问的,我以为你自己不知道……你自己愿意骗自己就算了,别逼着别人也骗自己。”
“我没有骗自己。小南学姐,你别说了。”佐藤同学沉声说到“我都知道的,是我自己愿意这样的。”

小南叹了一口气,轻声冲着镜那边说了一句:“你太过度保护了。”又扬起笑脸,拉着我向反方向走去。
我看了一眼剩下的两人,身后的烟花在镜的眼睛里炸开。

-----

あの夏に咲け - ヨルシカ

评论

© 桜庭しお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