ゴミ捨て場の歌
「人類は本日も絶賛衰退中」
📖🎤✒️🌸🍃🦁️
什麼都刷謹慎關注
很害羞,基本上是自言自语博。

其实已经不怎么想提这部剧了,因为反刍期都过了,再谈对我来说是种倒退。
但因为心情很糟还是来说些废话。
这部剧我最喜欢的是第一集,不管是开头的“我想要一份好工作(并非好工作而是适合自己的工作的意味)......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心脏在跳动。”还是中间五月的日记,抑或后半段小高潮学剑道的五月把刀捅向社长的想象画面,都能让人明确的感受到坂元想表达的重心。

对我来说这是捅破窗户纸的一部剧,作为日剧每集都值得一看,但如果说维持了某种紧密的水准的话我觉得第三集达到了一个顶点。
就是图中丧服酱这段,在写的东西里我也引用过。
其实很浅显,我觉得二次表达出来的东西都很浅显。能表达出来的一定是创作者本身整理淡化过的。

我想说的可能不是男女平等的事了。

丧服酱说自己做不到拿自己最好的,最初我理解不能。
但后来意识到了,“最好”本身一个人模糊的概念。至少我个人现在从来不觉得我眼中的最好就适用每个人。
“最好“意味着一种外界的视角,即他人的品头论足。
丧服酱这里说的真是她想要的吗,她只是觉得别人眼中最好的东西她没有勇气去拿,那种带有好坏性质的标签她不愿意接受。

这段台词很棒,fumi台词功底也很棒,但最后耳朵妹那段才是真正想说的。
“被男人选中的”也是一样。

当然剧中自然是安排好的角色和台词,我觉得也大可以举出生活中与这故事完全不同的真实反例。
但是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这些都不重要。

颜色不分高低,人类不分高下,有没有被男人选上都是一样。

少革从来都不是想表达“战胜王子就赢了得到蔷薇新娘就赢了”也自然不是“有王子来救自己就够了”,而是王子并不存在。
有资格作出评价标准的人并不存在。

当然现实的说世间还是有评判标准的,这里想说的还是抽象意义上的、自我认可层面上的。
尤其在这个国家,在有些方面,想要达到一个最基本的理想程度,尤为艰难。

我看到有人说女性不要放弃争取,你的话语权越多,都是为你的后辈们争取更多的机会。
广义上我觉得没错,狭义上我觉得很难。
往高处走的人有玻璃天花板,平地上不谙世事的孩子们不觉得自己被禁锢。自然也有细小的力量让一些人看到一丝光亮,也有人因此嗤之以鼻。

大家知道功利主义的意思吗。
我原本一直以为是那种,功利心很强的、利欲熏心缺乏人性的感觉。
wiki结果如下:
功利主义(英语:utilitarianism),又译作效益主义,是伦理学中的一个理论,认为最好的行为是效用最大化的行为。“效用”的定义方式很多,通常以有感知的个体的福祉(英语:well-being)来定义。功利主义的创始人边沁将效用描述为一个行为所产生的所有快感的总和,减去参与此行为的所有人的痛苦。功利主义是一种结果主义,结果主义认为任何行为的结果都是对和错的唯一标准。与其他形式的结果主义(如利己主义(英语:Ethical egoism))不同的是,功利主义平等地考虑所有众生的利益。
边沁和米尔都认为:人类的行为以快乐和痛苦为动机。米尔认为:人类行为的唯一目的是求得幸福,所以对幸福的促进就成为判断人的一切行为的标准。

大致通读一遍觉得比我之前擅自以为的至少给我的感觉要恐怖的多。
我们很难判断什么才叫尊重人权、符合人性。
在谁心中播下渴望自由的种子真的就能让其过的刚好吗,真的不是功利主义下的自我满足吗。
我很怀疑。

不过这已经偏离最初翻出这几张截图的主旨了。
最想说的是,至少、至少不要放弃表达。
也不是“只要有人看到就有意义”这种感觉的。

我觉得人类整体前进的路很长,甚至会觉得他们不要前进干脆灭绝掉最好,因为擅自认为自己是造物主最好的东西就足够证明这种生物应该灭绝。
但是个体真的还很弱小,比如千百年前孔子就明白的道理现如今还是有人不懂、有人刚刚懂了皮毛。
我觉得没必要拿物种的缺陷来惩罚自己,但感谢这进化中仿佛天赐的庸人自扰的思考能力。

不要放弃思考,也不要放弃表达。即便流传下来的从来只有巧言令色的台阁之作,也总会有弱小个体借着光亮暂且走一段路。

评论

© 桜庭しおり | Powered by LOFTER